chrik

只是想找一个没人关注的地方><

【Newt/Tina】A Blue Dress

啊!

苔枝枝枝:

“这太愚蠢了。”她站在马路上,对自己说道。


蒂娜撑着一把普普通通的伞,在等待过街。马车向来横冲直撞,她不晓得麻鸡们用什么来真正控制他们。在巫师的街道,所有的运输工具都附有一定的防碰撞的咒语。


雨还在不断地落下,这个钟头人们刚刚下班,面包房和杂货铺开始忙碌起来。老板们在售货台后面手忙脚乱,每样货物都必须经过他们的手递出去。主妇开始争夺一些变干的便宜面包,还有动物内脏的杂碎。


“这太愚蠢了,”她再次重复,“奎妮就能做很好的衣服,她能用窗帘剪出长裙来。虽然颜色有些奇怪,但是应该能挑出来一件,一件你能穿的。”


人们从她身边匆匆而过,倒没有人仔细听她到底在自言自语什么。她最后从伞下抬头,本来是想要看一眼就离开,但是正好看到橱窗里那件新品,旁边被销售员又摆了一束花和一本书。她深吸一口气,然后走了过去。


“我在想,”她对两个迎上来的店员讲到,“外面窗子里那件衣服,有没有我的号码?”


年轻的店员看了看她的穿着,那眼神让她有些不舒服。她的灰色格子毛呢大衣穿了有好些年,底下穿着上班的阔腿下装和方头鞋。鞋子在外面溅上了一些淤泥,她走过来就直接进了店,忘记施咒清理干净。


“有你的号码的。”年长的店员说道。她拨弄擦得锃亮的银质货架,默数着什么,然后熟门熟路地伸手拿出客人要求的货品。


那条蓝裙子细看比橱窗里更亮,纱边中错杂织着银白的绣线。袖子也是半透明的纱袖,袖口用蕾丝做结,织出和身上相同纹路的花朵。


她盯着裙子看的时间太久,店员尽量推销,想打消她的疑虑,“如果你穿在身上,腰部的效果就会十分明显。这就是我们衣服的特点,小姐,我们的成衣穿起来也像量身定做。请跟我来这边。”


她们到了试衣间,蒂娜一面打量这间比自己卧室更大的试衣间,一面从镜子里看到两名店员朝自己走来,示意她转身,好让她们帮忙解开扣子。她局促地摇头拒绝,一面自己动手,把长外衣挂了起来,衣服的暗袋里静静躺着她的魔杖。


店员只消扫一眼她的贴身衣物,就带着职业的微笑,稍微那么无可奈何了一点,然后告诉她,“您得连内衣一起换,小姐,这种绑带式的太老式了。会从领口和后背处露出一点儿来。”


年轻的店员生性灵敏,她已经转身拿来了备用的内衣,浴袍和丝巾等物。她一一挂好之后,又从沙发旁边一个奢侈的红木盒里拿出一双高跟鞋,像是在做全套的仪式似的。蒂娜看着她一阵风一样把事情安排得妥妥帖帖,站回原来的位置,同自己对上眼,互相觑着。


“我就…我自己来。”蒂娜说,保护性地用双手环住自己的腰。


年轻店员要说什么,但是领班继续朝她微笑,提着蓝裙子告诉她道,“绑带扣子都在这边,穿上之后可以出来,我们帮您整理胸口的花朵式样。你可以试试我们的鞋子,小姐,今年的新款,同这件衣服相搭配。”


说完她把裙子也挂到架子上,领着同事出门去了。


蒂娜望望镜子里的自己,再看了一眼丝绸裙子。她本来没有什么表情,突然低下头,用一只手盖住额头和半边脸,从喉咙里挤出自嘲的叹息,“这太荒谬了。”


然后,再站了片刻之后,她决定不再磨蹭,先拿着那件新的胸衣看了一眼,然后再解开了自己的。


“你真的觉得她会买?”外面的金发店员,还有她们另一个同事,一齐聚在店中间。这会儿正好没有顾客,她们的领班站在对面,职业性地整理一个不服帖的衣角。


“当然。”年长的领班肯定道,“如果你接连几天都看到街对面顾客在张望,当她走进来的时候,她一定会买。”


“如果她不买呢?如果她试了很久,还是觉得太贵了呢?”金发女孩追问道。


“那就是我们的失误了。”领班告诉她。


她们说话的当口,试衣间透出细微的高跟鞋声,她们立刻机敏地上前,轻敲门问道,“你是否已经穿完了,小姐?”


一阵走路声过来,蒂娜自己拧开了门,让店员进去。


她穿着那条蓝色的裙子,仍旧下意识地护着自己的胸和小腹。但是当她把手移开的时候,那高级成衣的效果确实完完全全显露了。领口开得很低,V字领一直延伸到似乎要露出胸衣的地步,紧跟着就是腰部的零星花朵点缀,裙长及踝,面料又垂坠感十足,走起路来像是花朵在风中。


镜中人的气质已经完全地柔和起来,短发并不显得刻板,反倒有些俏皮。鞋子让她高且窈窕。她动了动嘴角,像在试着露出一个笑容。


店员也上上下下地打量她,帮她理平V字结束处那颗饰物宝石后告诉她,“完美,小姐。”


“这一件多少钱?”


“八十。”店员接口道。


蒂娜转过身去,“八十美金?”


金发店员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仍然专业地回答到,“八十美金。”


不等店内的空气陷入凝固,领班就接上话,“因为这是我们的橱窗新品,料子和宝石都是顶顶好的,如果保存得当,可以穿好些年。”


“噢。”蒂娜表示听到了。


“这样式只有纽约才有,”年轻的那个插话道,“伦敦都还没有。”


她看到她的客人脸上的表情松动了,好像自己讲的话有效果似的。于是凭着感觉补充道,“这件衣服就是我们纽约的设计师设计的,这些年,总是我们的衣服先,然后再是旧大陆。我敢打保票,伦敦人没有见过。”


“噢。”她的客人又说。


“我们为您把鞋子也包上?”


这时候蒂娜才像回过神来,她匆匆地扫了一眼脚上那双闪亮的鞋子,然后拒绝道,“不,谢谢了,裙子就行。”


“听凭你吩咐。”她们又开始像进试衣间那样,挂袍子,收拖鞋。


蒂娜提着店员为她准备的包裹,她们开始本想把那衣服挂起来,套上防尘套,直接差人送到蒂娜家里去。但是被后者婉拒了。蒂娜仍旧穿着自己的旧大衣,一只手撑着伞,从人群和商铺前穿过。


她换装前后不到半小时,街上人还是很多,雨也小了些。肉铺的老板正在把最后一点儿库存摆上案板,她注意到那里还有尚算新鲜的牛舌。


有老妇人先她一步,“这个多少?”


“五十分。”老板回答。


妇人发出夸张的咋舌声,老板也不耐烦地回嘴,“现在四分之一个黑面包都要五分钱了。”


“我要这个。”蒂娜在后面踮脚说。


老板答应了之后用牛皮纸袋为她包起来。


她提好东西之后,走了没多久,回到了自己的小阁楼。她的房东惯常地烦人,又如同猫头鹰那样盯着她手里的大小袋子。大的那个已经伪装成了公文包。然后她挑刺儿地从鼻子里出去,在楼梯边侧身,让蒂娜过去了。


奎妮在熬一锅汤,她倚在厨房门边,用轻柔的声音同自己的姐姐说话,“给我看看那条裙子。”


蒂娜摆出一个忍耐的表情,然后恢复平板的脸色,表现得十分淡然,把她的新裙子从口袋里拿出来,在手上展开。


“确实很不错,现在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找我裁剪衣服了。”奎妮继续轻巧地说道。


“不是那样的——是我偶尔——”


她还没有说话就被妹妹打断了,后者伸出舌尖,舔了舔下唇,用魔杖把衣服悬在空中,然后被折叠的地方被她熨平了,“我没有在怪你,蒂娜,确实是很好看的衣服,无论是巫师还是麻鸡,都会觉得它是件漂亮裙子。不该折的,你看这边——好了,挂起来——”


过了片刻,等牛舌和别的杂菜混在一起煮好,餐盘摆开,她们都坐下来。


“那么,他的书最终写好了吗?”


“是的。”蒂娜简短地回答道。


“然后他明天就来看你?”


蒂娜还在切自己的食物,一边回答她,“他为我送一本书来。”


“噢。”奎妮说。


吃了几口之后蒂娜反问道,“怎么了?”


“没怎么。”奎妮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这对话之后也重复了,当奎妮半夜起来,发现她的姐姐倚着客厅的窗户,借着月光打量那条挂好的蓝裙子的时候。


蒂娜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问奎妮,“怎么了?为什么你还不睡?”


奎妮飘然转身,在合上自己的卧室门之前,仍旧笑着回答道,“没什么。”



评论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