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k

只是想找一个没人关注的地方><

【鬼使鬼】 交错

啊最近都在吃虐文!

Joker:

#幼儿园文笔
#OOC属于我





他站在遍地雪白的荞麦田里,伸出手只接到了一片几乎透明的雪瓣。站在他身侧的少女,被红色围巾包裹住的半张脸上满是惊愕,那环作拥抱状的胳膊悬在半空中迟迟未落。

                                                                     ――题记



皎白弯月悬于夜空,微弱的月光披向万物。街道上满是庆祝节日的情侣,热闹非凡。


街边,池恩倬吵闹着要金信夹一个玩偶给她,金信侧头瞥了眼娃娃机,一眼就相中了动漫版的鬼使玩偶。也不知花了多少硬币,就在少女沮丧着脸让他放弃的时候,鬼使神差地一一他夹到了那个玩偶。


少女满足的抱着玩偶,一个劲儿地夸他厉害。


化身为玩偶的王黎看着金信撩起少女耳畔的发丝轻别到耳后,胸腔里那处柔软仿佛被紧攥在手里,接着被锋利刀尖划了开来,宛如被凌迟般折磨,甚至一刀比一刀狠。


或许,他不该跟来的。



.



上次心脏钝痛还是金信知晓他是王黎的时候。他静静地站在那儿,看着金信踏上台阶,一步一步向他走来,眼里是从未见过的冷冽,直至脖颈被宽大手掌狠狠扼住,再熟悉不过的问候从那人紧咬的齿缝间挤出。


“上将军金信,拜见殿下。”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甚至连轻微的眼神交流都没有。但是,再深的仇恨终究抵不过日渐滋生的爱意。他始终记得那晚,醉酒的鬼怪将他搂得生疼,句句不离欢喜。他们重归于好的那一刻,他还在天真的想,以后再也没有什么能分开他们了。



.



“你留在他身边,他便会日日夜夜以及更频繁地遭受那把剑的折磨。”
“倘若你选择离开,我会让他再也记不起你。”


这才是神给他的惩罚。


临走前,王黎消除了池恩倬和柳德华的记忆――所有有关于他的记忆。他拖着行李箱站在玄关处,回望这空荡荡的客厅,相处的美好时光如电影重播般,一幕幕在眼前浮现。


他们四个人窝在沙发里看晨间剧,猜测结局女主将会与谁在一起,猜错了的要被弹额头,结果只有金信和少女猜对了。

德华捂着额头痛到飙泪,额前明显多了块两指宽的红斑。

他吓得缩进沙发角落里,心一横闭上眼,咬紧牙关,做好挨疼的准备。直到略厚额发被人撩起,没有预想中的疼痛,额前只是多了个轻如羽毛的吻。

耳边是少女起哄的爽朗笑声,以及德华委屈地指控金信偏心的埋怨。

他缓缓睁开眼,之后便溺进了那人宠溺的眼神里,再也没出来过。


金信,你看。
生活里没有了你,却又处处都是你。



.



初雪降临那晚,少女怀揣着“拔了剑让大叔变得更好看”这样的傻念头,双手抓住剑柄缓缓向外拔出,金信面露出痛苦的神色,又咬紧牙忍住钻心之痛。随即那泛着荧荧蓝光的剑完全被拔了出来,他的身体开始半透明,逐渐化成了幽蓝星点,接着消失在了空气里。


王黎站在遍地雪白的荞麦田里,颤巍巍地向那人消失的地方伸出手,只接到了一片几乎透明的雪瓣。唇齿止不住打颤,泪珠争先恐后地从眼眶里滑落,他压低帽沿,任由它们流过脸颊融进了雪地里。




.


番外
 


某日,德华哭着收拾鬼怪叔叔遗留下的物品时,一本笔记本从中掉落在地上。一阵微风吹过,纸页哗哗作响平铺开来。


那页纸上写着:装作看不到你难过,没法上前去抱一抱你,比装作忘记你、不爱你,更加让我痛苦。


神骗了王黎,她并没有消除金信的记忆。
金信依然看得见他,记得他,爱着他。


王黎不知道的是一一神也去找过金信。




“如果你消失,王黎会进入转世轮回,再次生而为人。”


金信想起那天情人节,王黎看着满街的世人情侣,眼里皆是羡慕之意,轻叹了口气:“要是能做个平常人就好了,生老病死,听天由命。”


于是,他答应了神,顺理成章地让鬼怪新娘拔掉了胸口的剑,归于尘埃,归于无。


而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王黎那一番话的真正含义。


想跟他做这世间最为普通的情侣,彼此珍惜,偶尔会因为柴米油盐或者芝麻绿豆大点儿的小事吵吵嘴,再在一方的妥协下重归于好,那才是王黎想要的生活。






-End-






――――――――――
这篇送给我敲喜欢的小天使 @Shirley
大概与你想看的梗有点背离了...


另外 把什么都推给神了
希望神别在我胸前插大宝剑...


.

评论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