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k

只是想找一个没人关注的地方><

【GGAD】一百五十加隆,羊毛袜,和大魔王的圣诞礼物

啊甜!

SmokedShark:

短篇一发完,灵感来源于跟基友的一次聊天:因为经济危机而不得不忍痛割爱蜂蜜公爵限量口味的学长AD,和想霸道总裁一回还是有那么点囊中羞涩的穷学弟GG。


亲情成分多。傻白甜哦哦吸。GG设定是德姆斯特朗来的交换生。




一百五十加隆,羊毛袜,和大魔王的圣诞礼物




1.


初雪降临霍格沃茨的那一天,阿不思收到了一笔意外之财。


“你帮了我大忙,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才能在学生们开始惦记着去霍格莫德喝啤酒堆雪人之前弄完这一大堆论文......你知道的,我上年纪了,看东西太慢。”


一把山羊胡的魔法史教授说着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睛,颤巍巍地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紫色镶月亮的天鹅绒袋子递给他。


“好孩子,阿不思,给你的,一百五十个加隆——这小钱袋真可爱,不是吗?我在对角巷偶然发现的,希望你喜欢。”


“谢谢您的好意,先生,但我恐怕不能收。”阿不思礼貌地摇摇头,没有伸手去接。“我从没听说过学生助教能得到奖学金的先例。”


“奖学金?”老教授的胡子困惑地抖了抖。“这是你的薪水,阿不思。你是个不可多得的小天才。我把你当成一个好同事,而不是学生。拿去买点喜欢的东西过圣诞吧,你应得的。”


他毫不吝啬的夸奖让阿不思有些得意地踮了一下脚后跟。


“非常感谢你,先生。”最后他还是伸手接过了那个亮闪闪的钱袋,一百五十个金加隆沉甸甸的躺在他手里,钱袋上的星星和满月冲他眨着眼睛。


这也许是他学生生涯中收到的最大一笔外快。他和许多知名的学者是笔友,也帮他们修订著作,但这些老头似乎都更倾向于给他寄来一本或几本样书,一封热情洋溢的感激信,偶尔还有一些小礼物和几个加隆——这都是不错的奖赏,但不足以让他给弟弟妹妹一个巨大的圣诞惊喜。生于有名的巫师家族,他虽然不至于缺钱,但自父亲去世后也并不十分宽裕。


所以这次他决定好好利用这笔意外之财。




2.


第二天阿不思起得很早。他脑子里有一个不错的计划,这让他兴奋得有点失眠。


早餐时间后他跑到有求必应屋,用意念召唤出了一个带飞路粉的壁炉。为了避免在外被认出来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他还给自己施了一个咒语,让脸上长满了青春痘。


目的地是对角巷。盖勒特和多吉对他的计划一无所知,阿丽安娜和阿不福思也不知道。


第一站他去了脱凡成衣店。这家橱窗里会动的媚娃模特穿着阿丽安娜最想要的礼服裙,裙子是天蓝色的,缀着会变换颜色的星星——它还没被买走,令人庆幸。阿不思到现在都记得,来买这学期课本的阿丽安娜当时在这条裙子面前,是怎样无法移动脚步,却又坚决不肯跟他开口提要求的。


阿丽安娜是个懂事的姑娘。阿不思有点感慨地想。她几乎从不开口跟自己要任何东西。


所以他才应当买最好的给她。穿上这条裙子,阿丽安娜在任何舞会上都会是最引人注目的那一个。


最后他兴高采烈地买下了裙子,还用华丽的盒子和包装纸裹了起来。那总共花了他一百个金加隆,多少有些超出预料,但大致还在预算范围内。


然后他去了帕特奇坩埚店——他的好朋友艾菲亚斯·多吉最近在鼓捣有趣的实验,把他的黄铜坩埚炸出了一个用咒语无法完全修复的洞。作为最好的朋友之一,他理应买个新的送给他当作圣诞惊喜,免得他圣诞之后再继续缺席魔药课。


他买了一个二号尺寸的黄铜坩埚,花了二十加隆。算上一点点活动积蓄,他的月亮钱袋里大概还有五十几个金加隆,和一些银西可。


阿不思把钱袋掏出来,发现那上面的月亮变成了月牙,正露出一张介于嘲讽和可怜之间的表情看着他。


“我只是个学生,没什么存款。”阿不思盯着他说。“别那么看着我。”


“别的我不知道,我只怜悯穷人。”钱袋上的月牙对他说,苦着一张脸。“你不能往我里面装零钱,那会折损我的价值。哦对了,也不能少于一百加隆,那样我就会变成新月,你的钱越少,我就变得越小......”


阿不思没理他,把钱袋塞进了衣服里。


之后他顺路逛了几家小服装店,挑中了一件难看得要命的毛衣,上面有一只愁眉苦脸的山羊。


阿不思打定主意要送阿不福思一件让他火冒三丈的圣诞礼物,因为这几天他们俩有点不太愉快。O.W.L.的补考成绩出来了,阿不福思在古代如尼文这一门又拿了个T。这把阿不思气得够呛,他们俩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大声理论,说着说着就吵得不可开交。


更要命的是,混乱中阿不福思还冲他施了一个快速脱发咒,让他的头发一瞬间掉了个光,导致盖勒特在几个星期之内不下十次发誓,“别让我见到他,否则我会对他用不可饶恕咒”。


阿不思很欣慰盖勒特最后并没有——但他毫不犹豫地对着阿不福思施了一个加强吐鼻涕虫咒,害得他一个星期没来上课。


他很满意这件山羊丑毛衣,但店主坚持要收他二十个金加隆,“因为这是我们店里最丑的毛衣。你走遍整个对角巷,也不会找到比这更丑的毛衣了。它值得一个好价钱。”


阿不思有点为难。然而他确实很难再找到一件上面有山羊的毛衣,所以最终他还是买了下来。


他最后逛了逛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画二十几个加隆买了一些漂亮的好毛线。对于早就想好的送给盖勒特的手织毛衣他有了些新的灵感:也许他能试着织一只凤凰上去——就算失败了,一只不明物种的红色大鸟看上去想必也不会太坏,至少衬他的金发。


最后他还剩下不到十个加隆,也许是时候找个人陪他一起花掉了。




3.


“所以,你变成有钱人了。”听完他的描述,盖勒特眯起眼睛,喝了一口手里的火焰威士忌。“你要给自己买什么,一把月之梦吗?*”


“我想一百五十加隆也许不够买一把月之梦的。”阿不思耸耸肩膀。“而且最要紧的是,现在我只剩下不到十加隆了。”


他把干瘪的钱袋从口袋里拿出来摆在他们之间的桌子上,那上面的月牙瘦成了一道线,连五官都分辨不出来了。


“穷光蛋!我最讨厌你们这些学生!穷光蛋!穷得叮当响!还要谈恋爱!不知天高地厚!......”


紫色的钱袋忽然尖叫起来,吸引了整个猪头酒吧里所有的视线。


“抱歉,他有点吵。”阿不思有点尴尬地笑了笑,想把那玩意收回怀里却被盖勒特按住了手。


金发男孩掏出魔杖,照着钱袋子戳了一个消音咒,瞬间它就安静了。


“这下不吵了。”盖勒特冷冰冰地总结。


阿不思少见地没反驳他的粗暴行径。他也觉得这个麻烦鬼怪讨人嫌的。


“现在你希望把剩下的这点也花掉?”盖勒特盯着他。


“我想是的,最好我们一起花掉。”阿不思诚恳地回答。“霍格莫德从来都是个花钱的好地方。我想你也许会遇到点喜欢的东西,我们可以一起买一买。”


“是个好主意。”盖勒特站了起来,握着他的手似乎并不打算松开。“我想到个地方,走吧。”


“去哪?”


“蜂蜜公爵。”金发男孩意有所指地笑了起来。“我打赌你肯定什么都没给自己买。”




4.


“我要买蟑螂堆和滋滋蜂蜜糖。”


结果他年长点的男朋友踏进店门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阿不思不停往自己怀里攒着物美价廉的小件糖果,怀里的盒子转眼就堆成了小山。那双蓝晶晶的眼睛亮得像某种施了魔法的糖块,让盖勒特有点想咬一口。


“别想蒙我,我可不吃这个。”盖勒特往他身上丢比比多味豆盒子的时候,他皱起眉头扔了回去。“除非你愿意跟我一起吃。”


“好主意,如果我吃到好的,可以考虑跟你分享一下。”盖勒特又往他身上扔了两个。


“吃到鼻屎味就离我远点。”阿不思抓起一个盒子往他头上扔。


他们互相用糖果盒子砸脑袋砸了七八个回合,直到以为他们打起来了的店员忧心忡忡地跑过来劝架。最后阿不思抱着一摞几乎挡住他视线的糖果盒走到了收银台,盖勒特跟在他身后,捂着被比比多味豆盒子角砸青了的额头。


“这是什么?”他听到阿不思的声音问,兴奋程度不亚于他们发明出一个新魔咒的时候。


“糖果圣诞树。在平安夜和圣诞节可以结出无限的糖果,每一种都是我们的热门产品。”收银员对着他俩眨眨眼睛。“相信我,不买一颗你们会非常后悔的。”


盖勒特转转眼珠,看到了摆在一边的样品。树干看上去似乎是某种烤得很结实的姜饼做的,每次树枝上的糖球被人摘下来试吃,就会新长出一颗颜色不一样的来。


“多少钱?”


“十五加隆。”


“......那看来我只能放弃了。”


阿不思笑着耸耸肩,但失望显而易见。


“别那么失望。”


两个人肩并肩走出店门的时候,盖勒特对他说。


“我们可以下次再来,或者......再说。”


一阵风裹着雪吹过来,阿不思被盖勒特丢给他的大衣遮住了脸,刚好错过另外一个少年脸上胸有成竹的邪恶笑容。




5.


《预言家日报:蜂蜜公爵遭洗劫,是谋财还是害命?》


“那真是太可怕了。”


位于霍格莫德的蜂蜜公爵糖果店店员心有余悸地回忆。


“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也有可能只是个男孩,我分不清楚,他的脑袋变形成了一只我叫不上名字的动物......总之那时候我们刚打烊,正打算关店,店里就剩下几个店员了。我关了最后一盏灯,打算施咒锁上店铺,他就在那时候进来了——”


“我那时候甚至以为自己要死了。”另一个店员哭着回忆道。“可我们只是卖糖果的店铺,跟黑魔法什么的扯不上一丝关系,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这么一个可怕的人找上来呢。”


“他拿魔杖指着我们的喉咙,模样吓人极了——”


“——威胁我们给他一颗糖果圣诞树!”


“那是我们的明星产品,非常热门,昨天就卖光了,他抢走的那颗是我们展示用的!”


“普通的产品只能无限结出两天的糖果,但我们展示用的那棵树被店长施了点魔法,它能一直无限制地长出糖果!就算过了圣诞节也是一样!”


“我猜凶手是个无可救药的糖果爱好者!”


“要不就是他女朋友是个狂热的糖果爱好者!”


两名店员言之凿凿。


“......这真是可惜。”


阿不思有点遗憾地放下了今天的《预言家日报》。


他沮丧地意识到他连最后一丝买到糖果圣诞树的机会都没有了。




6.


更糟的事情发生在圣诞前夜。


这一天对于阿不思来说是个不错的日子,学校里的学生走得差不多了,他有更多时间和空间可以思考些自己的事,读点喜欢的书,在壁炉前面虚度半天年华。此外他还收到了不少圣诞礼物,他决定从家人朋友的开始拆起。


他最先拆的是阿丽安娜的包裹。阿丽安娜给他写了封热情洋溢的信,描述她收到裙子的时候是多么激动又开心,字里行间都热情得不太像她了。她寄来了一盒手制蛋糕,还有整整一打她用魔法织出来的羊毛袜子——他发誓那是他见过的最可爱的图样,虽然看上去对他来说有点小。


然后他拆了阿不福思的包裹,一个小得要命的油纸包。不知道是不是跟阿丽安娜商量好了,那里面也有一双羊毛袜,只不过这双有一股羊膻味,就像是从他们家里那只羊身上当场剪下毛织的一样。


那上面的图案是一只更丑的,不停吐纸团的恶心山羊。


阿不思忽然觉得他也许可以把这双袜子卖给对角巷那家老板,然后拿回他的二十加隆。


多吉送给他的东西相比之下就正常得多——一支漂亮的羽毛笔和变色墨水。


把包装纸放到一边,阿不思又在那堆礼物盒子里翻了翻,有个没有署名,也没有信封和字条的箱子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带点警惕地打开盒子,却在发现那里面是一颗结满了糖果的圣诞树时彻底懵了。


“考虑到这东西的来历,我想我还是不写字条比较好。”


盖勒特说着,忽然从他身后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不知道他究竟在那里呆了多久。谢天谢地,他穿了那件上面有一只大红鸟的毛衣——根本看不出来是凤凰,但不去过分深究的话,倒也挺好看的。


“所以你送我的圣诞礼物是赃物。”阿不思沉默了半晌才说。“你去偷的。”


“确切来说是抢的,偷和抢有很大区别。”盖勒特一脸自豪。“从此你就有吃不完的糖果了。”


阿不思朝他伸出手。


有一瞬间,盖勒特还以为他要激动地吻自己了。他眨了眨眼睛,却失望地看见矮个儿学长的手穿过了他的鬓角,摸出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衣领上的小信封。


“你是不是……忘了封信?”


真会挑时候。盖勒特咬牙切齿。


“盖勒特·格林德沃!!!!!!!!”


“根据调查发现的线索,有充足证据你在十二月二十日晚上五点三十分抢劫了位于霍格莫德村的蜂蜜公爵糖果糖果店,现在魔法部要求你提供不在场证明,期限为两周之内,如不及时提交上诉,你将面临即刻终止游学,遣返回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的处分!!!!!!!!!!!”


“祝好!!!!!!!!!!!!”


“以及圣诞愉快!!!!!!!!!!!!!”


吼完了的吼叫信化成一堆碎纸屑,落在他们俩中间的地毯上。两双蓝眼睛互相盯着对方,没有一个人先开口。


“好啊,圣诞愉快。”盖勒特有点烦躁地说,因为他看见阿不思开始笑了。“那现在我能吻你了吗?”


“你觉得呢?”


他红头发的学长说着,毫不犹豫地一脚踩在吼叫信的残骸上。




7.


《预言家日报:霍格沃茨留学生见义勇为,蜂蜜公爵抢劫案真相大白?》


“我仍然不敢相信。”店员喃喃地说。


“那是个从德姆斯特朗来留学的斯莱特林男生,长得帅极了,帅极了——”


“重要的是,”店员眼圈红红。“他把那棵树送了回来,还施了个漂亮的增大咒,那真是个好孩子——”


“和他一同来的霍格沃茨男学生会主席说,他们在公共休息室发现了我们的糖果树,顺带一提,他长得也真漂亮——”


“斯莱特林因此加了十分,这是勇敢的好孩子应得的!”


“以后蜂蜜公爵给所有霍格沃茨的孩子打九折!”




8.


“我有个主意。”


圣诞节第二天早上,盖勒特盯着被子外面露出来的一小截红色头顶开口。


“愿闻其详。”被子里的人露出蓝眼睛。


“那个吵闹的钱袋,我想你可以试试说服他,看他愿不愿意做装糖果的袋子。”


“......听上去不错。”


阿不思含混不清地说,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END




*月之梦:1901年被制作出来的手工扫帚。以及O.W.L.补考是个私设。


关于羊毛袜:也许有朋友觉得是GG送的,这不得而知。但是个人认为对于阿不思这样的人来说,爱情或许永远都无法代替亲情,哪怕他们同等重要,表现形式也会是不一样的。


所以就有了这篇的想法。AD是最好的人,最好的人值得被所有他爱的人爱,无论是家人,朋友,还是爱人。


P.S. 之后想开个有别于三强的交换生坑,把GG彻底收编进霍格沃茨的某个学院当学生……于是这篇的设定就跟那个走了,感觉比较像番外。


感谢阅读w

评论

热度(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