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k

只是想找一个没人关注的地方><

[Luke Hobbs/Deckard Shaw]HelloKitty与小黄人(一发完结)

Lofter太棒!看完速8还在想会不会有人写他俩的同人 这就看到了!好喜欢!

迷你害我:

Deckard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想不通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通常来说,前英国特种兵不是一个毒舌的人。他擅长用子弹、拳头,有时候是炸药或者其他什么武器来对付他的敌人。如果说通过损人也能让对手丧生,他会愿意尝试,但可惜,骂人杀不死对方。


多费口舌没有任何意义。


Deckard从来清楚这个道理。但那个时候,他偏偏一时口快。


把38英尺厚混凝土的话还给对方的时候,Deckard莫名感到自得并满足。事实上,他并不算讨厌Hobbs,尤其当得知自己的弟弟还活着之后。然而,事态的发展一点没买账他的逻辑。他像一个兴奋过头的孩子按耐不住冲动地隔着两扇牢房门同一个也不知道为什么同样幼稚好胜的前联邦探员斗嘴。甚至,在对方将厚重水泥桌当炫耀自己力量的道具进行挑衅的时候,他打定主意迟早要挫挫对方的锐气。


……好吧,尽管之后他只顾着往监狱外跑,看起来简直像是想逃离对方的追赶。


 


Deckard告诉自己,同对方合作是迫于无奈。因为对方显然更不情愿。


曾经的英国上尉能够在任何困境中完成任务,只是有难以相处的共事者并不能算什么难题。Deckard决定无视对方——尽管实际上他所做的是继续和对方进行无聊且无休止的斗嘴——然后某一天,恨不得他不存在的人忽然拿着他的文件主动来找他。


他们的关系似乎开始好转。


Deckard在一次争吵中犯了错。


要知道,Deckard一直暗自佩服Hobbs那些粗鄙骂句中的无穷创意,只是,他自然不可能在一场互骂的对峙中忽然夸赞对方的创造性,而且他也没有这种好心情。他总是坏脾气地接招然后反击。直至越来越不那么光火。


那天他忽然笑场。事实上,当时那句话远不如曾经打掉牙齿的威胁来得精彩,但Deckard完全没空寻找反击之词,他莫名笑起来。


这是极其窘迫的场景。Deckard觉得自己的行为就像在一场生死搏斗中忽然停下来请求交换手机号码,显得既不专业又不合理。


可结果,Hobbs跟着笑了。


 


母亲告诉他需要执行一个双人任务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想到了Hobbs。这让原本就不希望和弟弟合作的他因为母亲的要求更加懊恼。


他想要同Hobbs并肩作战。与迫于无奈截然相反的兴奋和期待。


遗憾的是,那时他没有花费心思去考虑突如其来的兴奋和期待究竟是怎么回事。


同样,也没预料到急转直下的剧情。


 


当了一回婴儿速递员的Deckard在BBQ上得到了一些算得上友好的对待,他被邀请留下一起聚餐。


餐前祷告的时候,他恰好和邻座的Hobbs交握双手——而这,是他和Hobbs这个晚上唯一的交集。


Deckard甚至决定暂时收起自己完全有资格持有的高傲,主动同Hobbs说些什么,表达类似友好(就那么一丁点儿)之类的东西。而在此之前,他给予对方的唯一主动尽是挑衅或者是咒骂。


可他什么都来不及说。


Hobbs转过身向聚会的主人告辞,带着女儿一同离开。


一个男人的生活不是用来交朋友的。Deckard认为自己完全没必要去留意这些娘兮兮的细节。可结果,还是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恼火那天Hobbs居然从头至尾无视他。


 


Mr. Nobody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他委托了Deckard和Hobbs一个双人任务。


任务挺简单。Deckard和Hobbs只需要偷偷潜入一个恐怖组织队伍武装的基地,盗走一架被偷卖的新型智能飞机。


是不是之前他曾期待过同Hobbs合作?好吧,现在Deckard承认自己错了。


和Hobbs搭档行动简直是一场灾难。Deckard认为,即便只有自己一个人,大概也不至于弄得如此狼狈。


他们一路跌跌撞撞,以异常不默契的方式把原本的潜入任务升级成大扫荡。Deckard一个不留神就被Hobbs推开重重撞到墙上,后者让他避开了一记飞踢,但也让他体验一把被人形坦克撞是什么滋味。于是,没一会儿,Deckard大快人心地一脚踹开对方,子弹擦着他的眉骨而过。


当两人终于登上飞机,Hobbs不容分说往驾驶座一坐。Deckard认为对方得庆幸他喜欢副驾驶的位置,不然,搞不好他们能打起来。


最终,他们没打起来,他们忙着面对紧闭的出口面面相觑。


“我以为你搞定出口。”两个人这一天里头一回默契地行动一致。一致追究对方的责任。


Hobbs率先放过这个话题。“就这样干吧。”说着,他启动飞机。


Deckard当然立即就明白过来对方准备做什么,这让他不可思议地转头瞪过去,“你疯了吗?”形势紧迫,他都没空顺便攻击一下对方浑身上下只有肌肉的缺陷。


Hobbs瞥了他一眼:“开车和别人迎面相撞那种事都做得出来的人有立场说我?”


Deckard认为那不一样。


……并不是说现在他更怕死……仅仅是,现在他更想活着。


重重的撞击,剧烈的震动。


然后,Deckard看到了天空。


Hobbs下意识兴奋地欢呼了一声。


Deckard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方如此开心的模样,他决定咽下那些咒骂。


一旁,将飞机切换到自动驾驶模式的Hobbs转头又看了Deckard一眼,接着,从口袋中拿出一盒创可贴。“你的眉角。”他提醒着说。


Deckard大为震惊。首先,他想不通这个自带装甲的男人是怎么以为他会需要在一个小小的伤口上贴邦迪的,其次——也是最关键的——Hobbs的创可贴上有粉红色的HelloKitty!


大概Deckard瞪着HelloKitty的眼神过于不可思议,Hobbs很快解释,“要带一群小姑娘踢球,我必须有充分的物资补给。”理直气壮,理所应当。


Deckard心里想,你敢让我往脸上贴HelloKitty你就死定了。


结果Hobbs真的那么做了。因为Deckard没有伸手接创可贴,Hobbs自动自发完成了这一工作。


……然后Hobbs没死。


 


Deckard很希望询问Mr. Nobody是不是对他和Hobbs有什么误会。他和Hobbs在之后似乎变成了一对固定的搭档。Mr. Nobody总让他们一起去完成任务。


所幸他们没有出太大的岔子。他们通常能以最少的沟通和最少的默契成功完成一次次的行动。那一回,出岔子的是Mr. Nobody的人。


在俄罗斯边境冰天雪地中的安全屋里,Deckard和Hobbs迟迟没等到应该来接他们的飞机。


为了取暖,两个人翻出好几瓶伏特加来。


任务并没有彻底结束,在安全回去之前,Deckard打算保持足够的清醒。


“怎么,公主殿下只喝得惯红茶,受不了伏特加的烈度吗?”从一开始就敞开喝的Hobbs挑衅着说。


Deckard怀疑低温影响了他的大脑,他竟然丝毫没有因为“公主殿下”这个词而感到被侮辱,相反,Hobbs的嘲弄让他莫名因熟悉而亲切。


最终,他接过酒瓶一起喝了起来。


“你的肌肉是不是真的已经完全挤满大脑,以至于你都忘记怎么骂人了?”


在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之后,Deckard好奇打听。这件事困扰他已久——那些伏特加帮助他认清了这一事实。


Luke稀奇地转头打量他:“所以,你在怀念我骂你的感觉吗?”


Deckard的确挺怀念的。不过,即便再和十加仑的伏特加,他也不至于傻到承认。


Luke开始笑起来。他喝得太多,一点都没有危机意识,这个时候傻兮兮地撑着手臂凑到Deckard面前直视后者,“既然公主殿下有要求,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他的情绪变化如此之快,简直像个最厉害的演员,说翻脸就翻脸,以最专业的愤怒姿态来道出恐吓与威胁——


“下一回,如果你再敢——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你再敢让我听闻你死了,我上天入地也一定会找到你,让你的屁股为了害我听到这件事而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Deckard有些头晕,他的确不适合伏特加,但这不影响他充满灵感的推理:“所以,之前你一直在生气我假死把你蒙在鼓里的事?”


Luk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回答,末了大大灌了自己一口烈酒。


事实上,当时Deckard有想过这件事要不要瞒着大家。毕竟不是间谍电影,他们当中会有个什么内奸的,没有必要保持秘密。然而,他的母亲嫌弃地打断思考中的他。“你以为人家在乎你的死活吗?”


除了他的家人,当然不会有人在乎他。Deckard从来知道这件事,这让他很快放弃一厢情愿的担忧。


……可是,搞不好还是有人在乎他的死活?


这会儿他偷偷琢磨。


Deckard不会道歉,即便他的确有些愧疚,或者是其他什么分辨不清的情绪。为了转移话题,他问:“为什么每次你骂起人来,总离不开屁股?”


Luke不以为意地反问:“那为什么每次你骂起我来,总离不开我的肌肉?”


那当然是因为每次看到对方,Deckard满脑子都是对方的肌肉——这都是Luke的错,自从看了Luke耍牢房的那个水泥桌后,Deckard的眼睛就再也没有办法从对方充满力量的身体线条上离开。


……他一定是喝太多了。他才没有这种gay里gay气的想法。


……等等……


所以Luke每次提他的屁股,是因为满脑子都想着他的屁股吗?


 


Deckard不太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


接两人回总部的Little Nobody对此讳莫如深。不管Deckard怎么向对方询问当时安全屋里的情况,Little Nobody都只一脸惊恐地摇头。


最后是Hobbs解答了Deckard的疑问。


这个肯定比他喝得多的人居然还有记忆,Deckard怀疑地打量向对方。


Hobbs若无其事耸肩:“当时Little Nobody被吓坏了,我差点因为他打扰我们的好事勒死他。”


“……我们的好事?”


“我们正要干。”


“干!”Deckard忍不住骂人。有机会他也会给Little Nobody好看的。


 


Deckard和Luke的关系终于又开始好转——既然他们都睡过,Deckard相信两人拥有了first name的交情。


顺便说一句,这大概也是他们关系好转的原因。


 


Deckard和一帮小姑娘一起去做了美甲。


Owen难以置信的目光在他涂了亮粉的指甲和他的脸孔之间来回。“你得多疯狂地喜欢那个男人?”


“滚回你的伦敦去。”


“而你准备在这里定居了是不是?”


Deckard没再理会自己的弟弟。今天Sam有球赛,他经过弟弟的身边去取车往球场出发。


 


Deckard想要杀死Luke,最想要杀死Luke的那一瞬间,发生在Luke发现Deckard的全家福相框背后贴着一条有着HelloKitty的创可贴。


“这是当时我贴到你眉骨上的那个?”Luke询问。


他走运就走运在没有笑,不然Deckard真的会杀死他灭口的。


“要不你现在就忘了这件事,要不我揍你一顿,把你揍失忆到忘记这件事。”Deckard威胁着说。


Luke完全没当一回事地往自己口袋里摸。一群小女孩的足球教练顺利翻出一盒新的创可贴。


这回是小黄人的图案。Luke撕下一条来。“你喜欢这种东西的话,给你换个新的收藏。”说着,他把小黄人创可贴往Deckard的无名指上缠去。


“你这个大脑猥琐小脑萎缩的家伙,难道不知道在这个地方应该弄些金属的东西吗?”


Luke受教地点了点头。“走,我们去弄一些?”


Fin.


 

评论

热度(180)

  1. emila.wu迷你害我 转载了此文字